青柠西瓜皮

unfair

我一直知道这个世界不公平,人和人之间也有差异。但是我一直相信在这世界有些事情是相对公平的。比如说学习。我一直觉得学习这种东西只要努力,只要用功,哪怕脑子笨,哪怕方法不对,但是至少应该能通过考试看出来我对这门课程的重视程度。它是不应该让踏实努力的人失望的一件事情。
我承认就是有人聪明,学一天顶别人一学期,但是我接受不了这种人每次都能通过考试。这种感觉就像杀了人但是每次都走了法律的擦边球逃脱制裁一样。
我心有不甘,甚至扭曲变态,我在和自己较真,我也知道事情出了以后再去纠结没有什么意义。理智虽然这样说但是感性缺止不住难过。像是一腔的热情被瞬间冻进冰箱。
我运气向来不好,但是我自认做人厚道做事认真,我不明白为什么这样的准则在这个世界里收不到好处。有些话和朋友说不出来,和家长说不明白,但是就是不甘心。为什么是我,这个世界上不劳而获的人这么多,为什么是我最后倒霉。我所有的付出就像是一场笑话,告诉我何必挣扎,这就是命。

Welcome to my small world(一)

  悉尼从周五开始放复活节的假期,可能突然的休息让我有时间开始不停的胡思乱想。

  出国读研这件事可以算是我活了这二十多年以来,第一次自己做的一个决定。想看看这个世界是什么样子的,想知道人生还有没有别的可能性,想在年轻的时候多尝试一些东西,这些都是我说服自己和父母的理由。但是,现在想想,还有着对这个适者生存的社会的恐惧与茫然。可以说,我在和同龄人之间的竞争中,选择了逃跑。美其名曰出国读研究生,但其实最后这一条占了多少分量,我心里是清楚的。

  我爸始终是最了解我的,对于我的心思从来都不戳破,外加上童年我奶奶对我的亏欠,对于我基本是有求必应。我妈没有什么意见,最多只是舍不得我去外面受苦。仔细想想,在我们家,其实我才是说了算的。

  但是我对自己一直没有什么自信,甚至有些自卑。于是日夜辗转反侧,左右思量。但这些又不敢说给爸妈听,毕竟这事儿我自己提的,那点自尊不允许我半路哭着退缩。虽然事后证明,我并没有自己想象的坚强。

  越临近出发的日子,心里越空,对未知的恐惧,让我一直再反复质疑自己。飞机起飞的那一瞬间,眼泪唰的就下来了,吓了旁边的老外一跳。我心里明白,不是对家长亲人朋友的想念,那一瞬间,只有害怕,对\(^o^)/一个人生活的害怕,对陌生国家的害怕,对未来的害怕。我甚至想跳下飞机,我不去了,我老老实实回去找工作。但是身体永远比心里更诚实,于是流了11个小时的眼泪,我来到了悉尼。

  后来在微博上看见这样一句话,深有感触。大意就是你在人生分岔路口选往哪边走的那一天,在当时可能就是日历上普通的一天,后来回想,那天以后,从此人生走向可能换了新的模样。

  2014.9.25,天津时间两点左右,我选择出国读研。
 
  2015.10.3,悉尼时间七点五分,新的生活开始了。